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走势
切换城市
4000-119-388 注册 登录
 | 关注二维码
  • 深科信手机版

    深科信手机版

  • 深科信官方微信

    深科信官方微信

  • 深科信官方微博

    深科信官方微博

登录 注册

使用微信,扫描二维码登录

使用其他账号登录

忘记密码

输入图形码

取消
申请免费评估

不了解您的企业可申报什么项目?
不明白您的企业如何申报项目?

发布申请,坐等深科信来帮您

  • 快速响应

    30?#31181;?#20869;快速响应

  • 专业评估

    每个申请都有专业的顾问联?#30340;?/p>

  • 优质服务

    98%以上的申请得到了圆满解决

发布评估申请

申请免费项?#31185;?#20272;

取消

当前位置:政策资讯 > 企业课堂 > 汪建:我为什么要妥协

汪建:我为什么要妥协

时间:2019-09-04 16:52 浏览:442

  场面一度尴尬起来,起因?#24067;?#21333;,因为在座的没人再去接话,看来汪建又生气了,怒气挑在眉尖儿上。他把木桌拍得梆梆作响,并厉声道,“如果谁认为我应该被烧死,你尽管来烧,可想把我关进笼子里面去,我看谁敢?”

  身为上市公司?#20064;澹?#35328;谈和情绪曾给汪建、给华大带来过的麻烦事不可胜数,而眼下他却仍?#25442;?#20026;一些偶发的措辞、字眼而动怒,?#28909;?#24403;谈及“公司上市就是把企业家关进笼子”这种话题的时候。

  但你想象不到,几?#31181;?#21518;他又乐得眉眼全开。此人很早就宣称活到120岁没?#35759;齲?#21518;来接受褚时健夫人马静芬建议改为100岁不封顶,于是要求华大员工都要活到100岁。或许为证实起码体能储备得充分,他把两?#31181;?#32039;座椅扶手,将身体稳稳撑在半空,努努下巴,兴致高昂得很。

  ?#25165;?#24773;绪交织的矛盾,只能算汪建人生中经历的冲突、乃至如今身上?#24615;?#30340;错位里最不突出的一类。他出身干部家庭,生在红旗下,长在新中国,在少年时却结结实实地撞上了整个困难时期;?#25913;?#22312;?#27597;?#26399;间被“打倒?#20445;?#20182;说头天早晨还有保姆伺候吃饭,第二天就要跑去河边光脚拉纤挣钱;他七八十年代就在国内接受了高等教育,随后留洋,在德州大学、爱荷华大学、华盛顿大学从事科研工作多年,但如今谈及海外同业,他仍然坚持称其为?#25226;?#20154;”;他被公司内部的一些员工视为精神乃至时代的领袖,在一些股民眼里,他却是与某个被认为声名狼藉的商人?#35805;?#26080;二的大说谎家。

  很多媒体同侪无数次试图弄清楚此人的“真实”面目,最终描绘出来的那张脸却大相径庭,只留下了信息量巨大的人生经历与传奇故事;他在采访中不断告诉记者他一直站在时代最前沿处,因此根本不在乎来自背后的是非曲直议论,但隔天却在微信上发来大量为华大正名的文章;当我们带着某些看上去颇为精彩的故事与旺盛的好奇心,向一年前开始担?#20301;?#22823;集团联席董事长的王石求证时,他却表达了不予置评、不方便置评的态度,只在离开之前突然转身问到,“你们真的以为你们能看懂汪建吗?”

  他热衷于拐着弯讲话,?#22312;?#20026;“贪生怕死,自私自利,好逸恶劳,贪婪懒惰?#20445;?#28982;后又会用管理理念和科技信仰来解释给你听,说这都是推动社会进步的美德,例如他不断强调自己怕死,仿佛正是这种欲念塑造了他对生命科学的信仰。

  我们?#32622;?#24050;经在漫长的采访周期里做了大量的工作,并与这位年过六旬的企业家完成了?#20013;?#19968;整天的当面交谈,可最终却发现,他仍然藏在眼前这些言谈、情绪、资料、观点背后难以窥见的某个地方。汪建也得意于其塑造出的复杂性,他告诉很多人说,他根本不在乎自己随便被定义为一个什么人,商人、科学家,妖魔、网红?没关系,都可以。他的员工则用赞叹的口气告诉我们,从来没有媒体能在谈话中战胜汪老师,“连许知远也不行”。

  要?#34892;?#22320;理解汪建,事业或许是唯一一条可行的路径。作为事业的一部分,华大基因近几年?#35805;?#21040;台面上之后,与汪建个人的关系愈发值得玩味起来,其边界不断触碰汪建的自我——或者用企业界时髦的话讲叫“ego”。

  当代社会成员中,怀揣着追求最高层次目标的人,往往有一种创造理想国的执念,这在企业家中表现得尤其明显。汪建不例外,经济学家周其仁夸他面对的最大问题,是其个?#27515;?#24565;与身后时代的鸿?#25285;?#20182;表示得意并且认同,就好像他的理想国就在这个时代前?#35762;?#36828;处。

  藏在矛盾、冲突与激昂口号背后的汪建真的从未妥协吗?抑或只是仍然在争夺关于自我的话语权?至少这件事,王石是保有自己的看法的。“一再地强调,实际上他就已经妥协了,他对别人的看法太在乎了,他说不妥协也是一种妥协。”


  王石来了

  王石与汪建是通过登山相识的,这是两人的共同爱好。

  2018年8月,在辞去万科董事会主席一年多后,王石宣布成为华大集团的联席董事长。华大集团的官方公告称,?#24052;?#30707;将发挥其在经营管理、制度建设、商业运作等方面的丰富经验?#22949;?#36234;能力,协助汪建董事长管理华大集团。”

  一年过去,这个已走过35年商业旅程的84派企业家,给华大带来了哪些改变呢?这是外界普遍关心的问题。于是我们问汪建:?#24052;?#30707;给华大帮了哪些具体的忙?”

  “多了去了。”他说。稍作停顿后,他又?#39318;餮纤?#22320;表示,“惹的麻烦也不少。?#28909;?#20182;一来,人家就说我们搞房地产了。”

  当把这个问题抛给王石,他的答案是,以前作为华大基因的独董和顾问,主要关注其?#34892;?#32929;东的权益问题。成为集团联席董事长后,他更多从企业经营管理的角度来介入。“?#28909;紓?#19968;个新兴的企业在发展中,往往很容易在乎速度,导致经营出现不集中,那我就来把握这个东西。”

  “无论行业多新兴,都要有一个?#20248;?#20859;到建立的过程,不会因为你是基因科技、互联网、AI或者别的而特殊。?#36134;酰?#26159;当今各行各业普遍要做的。”王石说。

  据华大集团管理层透露,华大的“聚?#25296;?#30053;”确实出自于王石的推动。哦,不,在使用这个辞藻上,汪建是决不妥协的,他只认可“调整节奏”的说法。

  汪建称,不错的方向要坚持,但中间的节奏要根据实?#26159;?#20917;来调整,?#28909;?#31185;技成熟?#21462;?#24066;场成熟?#21462;?#32463;济支撑力、团?#21448;?#34892;力。“谁去蛮干呢,我登山都不蛮干。”

  其实,王石来了之后,华大的很多变化还是很容易被感知的。华大智造是华大集团旗下主要从事测序仪研产销的公司,其执行副总裁刘健告诉我们,以往集团在开战略研讨会时,对华大智造更关注的是技术的领先性,但自去年下半年开始,包括汪建在内的集团领导,?#19981;?#20851;注其日常运营指标,?#28909;?#24211;存周转、人均产出、单位面积产出?#21462;?/p>

  “不说这和王石主席的?#29992;?#26377;没有关系,但他?#29992;?#21518;,?#34892;?#20107;情可能会潜?#39047;?#21270;。”刘健举例称,华大集团开2018年终会时,他和其他业务负责人依次上台做总结。王石全程认真听了整场汇报。

  “当大家发言完毕后,王石提到自己详细计算了每个人的报告时间,?#28909;?#25253;告时间是30?#31181;櫻?#35841;在此时间内完成了报告,谁用了35?#31181;櫻?#35841;用了40?#31181;櫻顾?#29992;了50?#31181;印?#29579;石在点评后还表示,他惊讶并尊重华大在前沿技术领域的突破、领先和自信,但对于一个公司的运营来说,时间观念也很重要。”


  华大的商业成熟?#20154;?#20046;也在提高。

  华大集团首席执行官徐?#23545;?#21521;记者坦陈,华大商业化运作经验不足,运营管理不成熟,尤其早期参与国?#19968;?#22240;库运营的队伍以科研?#22270;际?#32972;景为主。

  誉马生物是一家从事?#19978;?#32990;存储和相关试剂研发的公司,曾在2015年?#23376;?#21326;大集团旗下华大研究院运营的国?#19968;?#22240;库开展合作。2018年初,华大研究院给包括誉马生物在内的11家合作商发送了解除合同通知,理由包括“多次违规使用国?#19968;?#22240;库、华大品牌,甚至冒名发表相关言论”和“未完成合同约定目标”。

  这11家有7家是华大与其协商不成、单方面解约的,誉马生物是7家之一。

  根据誉马生物总经理梁松?#28909;?#30340;说法,“2017年没有完成目标?#20445;?#24456;大原因是“华大基因在筹备IPO上市时,没有向证监会申报细胞业务,要求我们暂停推广”。在合作商?#24378;?#26469;,细胞存储尽管有助于未来的临?#24067;?#30149;治疗、?#39038;?#32769;等,但没得到政策的明确支持,处于灰色地带。尤其2016年4月发生了“魏则西?#24405;?#21518;,卫计委叫停所有细胞免疫治疗在临床中的应用。为了顺利上市,华大基因不得不暂停推广细胞存储业务。

  因华大单方面解约,其细胞存储市场受到?#29616;?#24433;响。甚至,由于华大方项目负责人的频?#22791;?#26367;,合同无法落实引发的财务问题,其和公司的一位副总被刑事拘留了37天。

  尽管梁松对当时与华大的合作多有不满,但时隔一年多,他有了跟华大重新合作的契机:他一位小学同学的母亲患上了晚期乳腺癌,为了吃靶向药,要做全基因组外显子区域肿瘤方向的测序。但这?#25758;?#24207;费用高昂,同学的家庭条件难以支付。梁?#19978;?#21326;大寻求帮助后,华大给梁的同学的母亲免费做了这一测序。

  通过这件事,梁松对华大有了新的认识,于是向其表示希望再次在细胞存储方面合作。再次合作后,梁松对华大的印象也有了很大不同:“不像以前那么乱了,?#28909;?#38754;向?#31361;?#30340;宣传文字、LOGO的使用都相当规范,人员的对接也很顺畅。”


  资本双刃剑

  还原在华大展厅的联合实验室。

  在采访汪建之前,我们以为他声如洪钟,铿锵急促,浑身燃烧着革命者的反叛?#22270;?#24773;,我们甚至准备好了被“炮轰”。实际上,他语速很慢,经常停顿很久才接下一句,声音又小,就像是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。也许是从另一个星球也不一定,因为我们的对话常常不在一个频道上。

  采访结束后,华大的公关团队给记者发来了一篇文章——《?#20999;?#24180;被误解的老汪》。看起来,对于汪建来说,对话中的鸿沟一直都有。

  一个例子是,在2017年底接受腾讯的采访中,汪建公开反对HPV(人乳头瘤病毒)疫苗接种。“接种疫苗一次价格在4000元左右,隔5年需要重新注射。如果换成基因检测,则只需要每3年花50块钱做一次。”他还提出一个观点:?#24052;?#22269;人的?#20999;?#21644;中国人不一样,不一定适合中国人,不能信它。”

  ?#25628;?#19968;出,引?#27425;?#25968;网络讨伐。

  生物化学博士方舟子率?#30830;?#38590;,他在微头条称:“HPV疫苗接种是为了预防高危型HPV感染进而预防宫颈癌、咽喉癌,而基因检测最多只是查有没有被HPV感染,二者不是?#25442;?#20107;,而且查到了也没什么用。华大基因董事长为了推销基因检测而反对疫苗接种,要害死人的。”

  德传投资董事长姜广策也在朋?#35766;?#34920;示,“只能说这个董事长很无知,这个股票很高估,买这股的投资者很可怜!”

  华大的一位公关人员将其定义为沟通偏差,她辩解称:“那次《财约你》的团队和汪老师第一次见面,就问打疫苗的话题,汪老师也?#25954;?#22238;答。但在采访中,双?#35762;?#27809;有说透,?#22270;?#36753;播出去了。”

  其实,特立独行也好,曲高和寡也罢,都属于个?#25628;?#25321;范畴。但2017年,华大基因上市了,身份?#29992;?#33829;企业转变成了公众公司,随之公司和?#35789;?#20154;都陷入?#25509;?#35770;的泥?#21448;小?/p>

  “错就错在,我是一个公众公司(负责人),所以我才摆脱不了(舆论)。”汪建说。

  “你为融资上市这件事后悔过吗?”记者问汪建。他没有直接回答,但他称,“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下,资本是起了重大作用的。”对汪建?#31361;?#22823;来说,与资本进行合作,是在全球竞争环境里胜出的唯一选择,并且绝无回?#20223;?#21487;走。

  汪建告诉我们,到2012年时,在非?#27515;?尤其是农作物)的基因科学研究领域,中国的数据量已经占到全球70%。这70%里的70%则来自于华大。这得益于,2010年华大基因?#29992;?#22269;制造商Illumina购买了128台第二代基因测序仪。这个在当时堪称基因测序仪买卖中的全球最大订单,使华大基因成为全球基因测序能力最大的科研机构。

  对于Illumina来说,来自华大基因的订单,需其将一整年的全部产能投入。它感受到了威胁,开始停止向华大基因出售新的测序仪、抬高试剂售价以及中断设备维修服务。

  汪建想过与Illumina合资,与对方沟通多年,依然遭到了拒绝。汪建体会到,“要变成一个全球化、国际化的企业,靠买武器,只有死路一条”。

  为了从根本?#20064;?#33073;Illumina的掣肘,华大基因出价1.176亿美元向Complete Genomics(简称CG)公司发出?#23637;?#35201;约,这是一?#20197;?#19982;Illumina公司实力最接近的竞争对手。不过,其制造的测序仪器并不出售,而是用以提供测序服务。但金融危机以及其单一的收入来源让该公司逐渐陷入泥潭,进而挂牌出售。

  为了?#23637;篊G,汪建向资本敞开了大门。2012年年底,华大科技以42%的股权换取了包括红杉、软银等多家投?#20351;?#21496;?#24067;?#32422;14亿元现金。为了满足投?#20351;?#21496;的退出需求,华大又走向了创业板。

  如今,华大集团旗下的第二家上市公司也呼之欲出。

  就在5月9日,华大智造披露首轮募?#20351;?#27169;超过2亿美元,投资人为中信金石、松禾资?#23613;?#19996;证资本?#21462;?#21326;大智造表示,上市计划将会根据公司发展情况作出规划。这?#39029;?#31435;于2016年4月的公司,最早孵化于华大研究?#28023;?#22312;华大集团?#23637;篊G后,又叠加了后者的资源?#22270;际酢?/p>



  “策划人”

  关于汪建?#31361;?#22823;,有一个被雕刻进历史的记录总被频繁提到:中华世纪?#24120;?#19968;条262米长的青铜甬道,记载了从300万年前到公元2000年,中华民族7000多个重大历史?#24405;?#26368;后一条记录是“我国科学?#39029;?#21151;破译?#27515;?号染色体部分遗传密码”。

  但在当时参与“?#27515;?#22522;因组计划”的科学家中,汪建不是最核心的那一位。

  1984年,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研究生于军,来到纽约大学医学院攻读生物医学科学博士,正好遇上美国乃至世界的生物学界酝酿一件前所未有的大事——启动“?#27515;?#22522;因组计划”(Human Genome Project,简称HGP)。这一计划旨在测定?#27515;?#22522;因组的全部DNA序列(由30亿对碱基组成),了解?#27515;?#25152;有与癌症相关的基因。

  HGP的领导者和设?#26222;?#20043;一的Maynard V.Olson,是美国著名基因组学家,亦是于军的博士后导师。1993年,于军受邀加入了以Maynard V.Olson实验室为主体组成的“华盛顿大学基因组研究?#34892;摹薄?#36825;一年2月,于军?#20248;υ及?#21040;了西雅图。

  当时在西雅图的华人并不多。于军在一个朋友的家里,认识了同在华盛顿大学担任高级研究员的汪建。汪的研究方向是细胞分化与增?#24120;?#19982;于军的专业领域不完全相同,但两人都曾作为知识青年下乡,且汪建女儿比于军的儿子仅大一岁,有不少共同话题,便常常聚在一起。“他是一个性格比较坦率的人。”于军形容汪建。

  HGP进程之快,出乎所有人预料。早期,英、法、日、德都积极参与了HGP。这一国际合作计划被认为是继制造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和阿波罗登?#24405;?#21010;之后,?#27515;?#31185;学史上的又一个伟大工程。

  科学技术飞速发展,加速了HGP。“我刚到美国时,一个博士候选人要用近一年时间来解读2000个碱基对。两年后,一年就可以测2万个碱基对了。”于军说。1993年,自动化基因测序仪诞生,推动HGP进入了实质性的运作阶段。

  时至1996年,于军所在的实验?#19968;?#22312;进行HGP的前期准备时,已经回国创业的汪建,也看到了生物科学与计算机技术融合的趋势。汪?#19994;?#20110;,建议一起做点更大更有意义的事,并介绍其与杨焕明认识。杨在丹麦?#38706;?#32993;斯大学?#27515;?#36951;传研究所担任?#22949;?#25945;授。

  实际上,中国要不要参与HGP?中国的基因组研究计划是什么?中国的科学家将如何面对这一新的发展领域?这些问题一直在于军的脑海中?#21448;?#19981;去。Maynard V.Olson也一直支持于把所学带回中国,推动中国基因组学研究的发展。

  1997年11月,于军应邀参加了在湖南?#20598;?#30028;召开的遗传学研讨会,向国内学界同行详细地介绍了HGP的进展和前景。也是在此会议上,于军、汪建、杨焕明?#28909;?#25552;出了中国HGP的战略构想,这成为他们共同事业的起点。

  当他们向中科院申请参加HGP时,并没有得到同意,中国科学界没有人相信他们能成功。杨焕明依靠个人关系和学界的声誉,在伦敦的一次会议上对HGP的负责人说:“我们代表中国加入计划。”最终?#27515;?#22522;因组计划项目组宣布,中国团队承担项目的1%。

  为了有足够的资源和经费参与HGP,1999年9月9日,在?#26412;?#31354;港开发区一栋旧厂房里,?#26412;?#21326;大基因研究?#34892;?#23459;布成立,并以此身份承担1%的HGP任务。于军、汪建、杨焕明和后来加入的刘斯奇,成为华大的联合?#35789;?#20154;。

  “我佩服汪建,不是说他作为科学家的成绩有多大。在这方面,于军和杨焕明更典型。严格来讲,汪建是那个策划人。”王石评论。


  汪建“策划人”的角色,在日后得到了放大。

  2003年中国爆发SARS(非典?#22836;?#28814;)病?#23613;?#21326;大基因在拿?#35762;?#21407;体36小时内,迅速破译四株该病毒全基因组序列,并将全部?#24067;?0万份诊断试剂捐给政府。时任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听说后参观了华大基因。随即,中国科学?#27827;?#21326;大基因联合组建了中科院?#26412;?#22522;因组研究所。国家给予其90人的正式编制,任命杨焕明为所长,汪建为副所长,按?#31449;旨?#24178;部发放薪酬。

  可没想到的是,华大基因与中科院的关系在2006年底便几近破?#36873;?/p>

  这一年,美国公司宣称一种能够将基因测序的速度提高?#35805;?#20493;的机器已经诞生。该设备将机器人学、化学、光学?#22270;?#31639;科学融为一体,尤其是工业数码相机技术的巨大进展使得人?#24378;?#20197;拍摄用于“读取?#34987;?#22240;微小序列的荧光分子。理想状态下,这种设备的规模化应用甚至会将测序成本降低至过去的百万?#31181;?#19968;。

  这令汪建兴奋不已,他认为这是一场革命。他以慷慨激昂的措辞给中科院的领导写了一份长达30多页的报告,希望得到支持以购买这种设备。汪建写道:“中国人近代第一次与发达国家在科技领域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,如果抓住这个机会,中国将尽雪自鸦片战争以来的耻辱。”

  中科院的专家认为他的计划过于激进。更糟糕的是,汪建对采购这种昂贵设备表现出的急切,?#25442;騁上?#20511;机贪污吃回扣。他被人匿名举报,中科院随即成立调查组调查汪建。

  调查结果最终?#27492;?#20102;冤情,但“报国无门”的汪建决定脱离体制。临走之前的?#24418;紓?#27754;建向华大的员工宣布:“我们要去深圳了。要想一下的就别去,?#31995;?#19978;今晚6点火车的就跟我一起走。”那像是一个典型的、戏剧化的决定,但依?#25442;?#26159;让汪建从?#26412;?#24102;走了近百人的团队南下。

  张?#20081;?#22312;大学还未毕业时,就进入华大体系,?#20004;褚?#22312;?#30473;?#22242;工作近10年。他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假如当年他也处在那样的情?#25345;?#19979;,且没有家庭的牵绊,会考虑跟汪建南下。“他是一个能聚人气的人,身上?#20449;?#21402;的家国情怀,责任感很强,热衷一件事就要把它做成,这样容易笼络很多人。”

  汪建决定南下的同时,华大的几位?#35789;?#20154;也面临着分道扬镳。由于家庭原因以及对科研和产业化前景的不同看法和需求侧重,于军选择留在?#26412;?#22522;因组。杨焕明和后来加入的刘斯奇也在各自科研项目结题后,离开中科院去了深圳。


  “接地气的高手”

  汪建在国?#19968;?#22240;库。

  “我是工业文明时代的唱衰者,这一时期最辉煌也最短命,生物科学、智能机器人等技术的快速发展,将很快取代工业文明。在未来的生命科技时代,人们的生老病死可能将不再听天由命。”7月中旬,在2019年湾区青年创新论坛上,作为演讲嘉宾,汪建说道。

  如同过去很多次的公开演讲,汪建的这些言论听起来总像是高谈阔论,离人们的?#36136;?#29983;活相距甚远。

  “汪建是一个不接地气的人吗?”我们问王石。

  “你们都产生误解了。论接地气,汪老师是高手。”王石笑答。

  王石与汪建是通过登山相识的,这是两人的共同爱好。在一起登山的过程中,汪建的团队会建立一些与?#27515;?#22522;因组织学有关的实验。?#28909;紓?#20154;在登山中缺氧会濒临死亡,在这种特殊状态下抽的血,有利于对现代高原运动的研究。汪建和王石常常?#25954;?#22312;实验中扮演大?#36164;?#30340;角色,这使得两人的关系非常密切。

  “我对汪老师的欣?#20572;?#26356;多源于他是一个公共卫生专家。他的理想追求非常?#30475;猓?#23601;是如何为公共卫生事业做事情。”王石告诉。

  当2007年初汪建决心离开?#26412;?#26102;,王石建议他们来深圳。“我们在深圳两眼一抹黑,有没有关系给介绍?”汪建问王石。后者回答:“你有能力、干好了,政府会主动找你,不需要关系。这正是深圳的?#20040;Α!?/p>

  尽管是王石介绍汪建来的深圳,但在日后,汪建与政府的紧密程?#28909;?#36229;过了“远离政治”的王石。初来乍到时,他就问深圳政府是否?#25954;?#25903;持他们绘制第一个中国人基因组图谱(又称?#25226;?#40644;一号?#20445;?#36825;也是第一个亚洲人全基因序列图谱)。他还向对方表示,如果发表了,没准是《Nature》?#21448;?#30340;封面,不过这需要数千万人民币的科研经费。

  2007年10月,这一项目宣告完成,并在《Nature》封面文章发表。同年12月,《Science》?#21448;?#20063;报道了“第一个中国人基因图?#20303;?#24037;作。

  后来,汪建向深圳政府炫称,将为这座城?#24615;?#26410;来5年内带来十篇《自然》、《科学》?#21448;?#30340;论文。时任深圳市市长的许勤随即向其许?#25285;?#22914;果得以发表,论文的每一位作者都将获得100万元的奖励。

  到2011年时,华大基因发表的论文?#35759;?#36798;81篇。赞叹之余,许勤觉得难以兑现奖金。他邀请汪建?#28909;?#21040;家中做?#20572;?#20146;自下厨做了一顿红烧肉,以示鼓励。

  王石认为,从与政府打交道的经验来看,华大要比万科接地气得多。这种接地气贯穿了华大的发?#25925;貳?/p>

  就拿1999年来说,在中国参与的1%HGP项目中,除了华大基因,还有另外两家机构共同参与——国家?#27515;?#22522;因组北方研究?#34892;??#26412;?和南方研究?#34892;?上海),他们都是由国家科技部批准成立的国?#19968;?#22240;组研究基地。

  而位于深圳大鹏新区的国?#19968;?#22240;库,号称继NCBI(美国国家生物技术信息?#34892;?、DDBJ(日本基因数据库)和EBI(?#20998;?#29983;物信息研究所)之后,全球第四个建成的国家级基因数据库,其背后的组建和运营方是华大研究?#28023;?#36825;是2011年10月,经国家发改委等四?#35838;?#27491;式批复的。

  “一个民营企业家,一家民营机构,如果你不接地气,凭什么让你参与国家?#26029;?#30446;呢?”王石的话,与汪建对自己的形容如出一辙:“我空着两个手,从?#26412;?#25644;到深圳,做到这么大一块(产业),不接地气能生存下来吗?”

  “我是天下最接地气的!”汪建?#32959;臁?/p>


  关于利益

  2017年7月,华大科技与华大医学合并后的华大基因,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,市值一度突破1000亿元,成为A股第二高价股。

  采访当天,汪建在华大内部的餐厅吃了一顿午饭。他胃口很好,但吃得很快,似乎吃饭是件顶不重要的事。席间,他跟我们聊起自己小时候的经历:早上被保?#26041;?#36215;来吃好吃的,晚上?#25913;?#23601;被抓走了,保姆也被赶走了,家里只剩14岁的他和两个弟弟妹妹。一分钱也没有,饭不会做,火不会生,搞到晚?#20064;司?#28857;,饿得不得了。最后,把饭煮糊了,再加上水做?#19978;?#39277;。没菜,就去菜市场门?#35817;?#21035;人扔掉不要的菜帮子。

  这种极端的物质条件变化,或许也给后来汪建对物质偏执的轻视埋下某种伏笔。

  用王石的话来说,“到哪都穿着T恤衫,冬天再套上一个夹克。不单是这样,一看别人西装革?#27169;?#36824;要攻击对方,这就是汪建。”而在华大一位在职高管的描述中,汪建到?#34935;冢?#36824;在深圳租房子住。“生活非常简单,也不购置太多东西,如果要搬家,俩小时就?#24080;昂?#20102;。”

 

  汪建孤独吗?

  刘健称,尽管他和团队被汪建骂了很多次,但还是?#25954;?#27515;?#20035;?#22320;追随汪。

  “要么出局,要么出众。”2015年10月,前华大基因研究院院长、华大基因CEO王俊,在一场行业论坛上宣布离职创业。此前,他曾在微博写道。

  作为16岁就考入北大的技术天才,王俊在1999年参与了华大基因的创立,并曾为这家公司立下汗马功劳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他是?#27515;?#22522;因组计划、水稻基因组计划等重大项目的主要参与者,组建了华大生物信息?#25945;ǎ?#21442;与了杭州华大的成立,带领团队完成了第一个亚洲人基因组、大熊猫基因组、千人基因组、人体肠道元基因组?#35748;?#21015;标杆性项目,帮助华大实现了对CG的?#23637;海?#20197;及华大科技与华大医学的融资和重组?#21462;?/p>

  王俊的新公司碳云智能宣称要“读懂生命?#20445;?#20854;联合?#35789;?#20154;还包括原华大基因首席运营官吴?#23613;?#39318;席科学家李英睿、首席信息官黎?#39057;热恕?/p>

  在王俊出走前后,华大还有多位重要人物自立门户,甚至在某些业务领域与华大分庭?#20272;瘛?/p>

  ?#28909;紓?#21019;立于2010年5月的贝瑞和?#25285;?#26159;华大基因在生育健康领域的主要竞争对手。该公司2017年8月正式借壳*ST天仪登陆A股,其联合?#35789;?#20154;高扬、董事蔡大庆、股东任媛媛,均出自华大健?#25285;?#26366;分别?#20301;?#22823;健康总经理、CFO和测序部门经理。2011年初,原华大科技总?#32654;?#29790;强创立“诺禾致源?#20445;?#36825;家公司成了华大基因在科研服务上最大的劲?#23567;?018年底,该公司已经发布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招股说明书。

  有数据显示,?#35789;?#22242;队出自华大,并在基因测序领域创业的公司,超过30家。

  理解汪建的人,终究是少数的。在这些少数派中,还有很多已经离他而去。汪建会因?#21496;?#24471;孤独吗?

  “高处不胜寒,孤独肯定是有的。汪老师的这种孤独,除了大家的不理解,可能还与我们一些在执行上的不到位有关。而且,随着企业越大,压力和责任越大,这种感觉会越来越强烈。”张国成说,汪建看到国际上有新的理论或技术出现,他就非常希望在华大内部尽快落实。如果底下的人执行缓慢,跟不上他的节奏,他会非常着急。

  刘健见过很多次汪建发脾气,基本汪每一次都是责怪他带领的产?#36153;?#21457;团队做得慢。“对华大智造,他有很多期盼?#20445;?#21016;健回忆,汪建经常跟他说的一句话就是,我们的产品能不能提前一个月上市?能不能提前一个季度上市?“他其实想表达的是,产品越早上市,将?#24615;?#22810;人受益。”

  “他骂研发团队和我不知道骂了多少次,但大?#19968;?#26159;死?#20035;?#22320;?#25954;?#36861;随他做这件事情。”刘健称。

  ?#20843;?#21629;就宿命,有什么关系”

  谈到宿命的话题时,汪建语气平静:“很多人为了活着而活着,有的人是为了有意义地活着而活着。”

  汪建觉得自己还年轻得很。他是想活到120岁的人——他给自己立了一块“墓碑?#20445;?#19978;面刻着:汪建,1954~2074。他不仅希望自己活到120岁,还希望更多人活到120岁。

  汪建?#19981;对?#21160;,他的工位上方,悬挂了两个黑色的吊环。他常常在工作间隙,用它们来做引体向上。据说他每年都会进行一次公开的引体向上表演,是多少年龄?#22949;?#22810;少个。

  “汪老师经常跟我们说,男的就应该每天做20个深蹲,洗澡的时候也要做。我?#37027;?#21548;了他的话,每天做了,结果我?#35753;种?#26032;长出来了!你们知道我多大吗?五十岁?#30149;!?#22312;这次和汪建的午饭上,一位蒋姓的华大员工偶然加入了我们,他情绪高涨地说。

  当然,运动,或说体能只是活到120岁的必要条件之一,用汪建的话来说,它属于主动健康。除此之外,还需进行精准预防和精?#23478;?#30103;,即通过精准预防,先把一些疾病去掉。剩下没有去掉的病,通过精?#23478;?#30103;进行诊断和治疗。

  为此,华大提出了“生、活、?#23613;比?#20010;90%的目标:在出生?#27605;蕁?#32959;瘤、传染性疾病这三个主要领域,做到90%可知、90%可预、90%可治。

  “这些年,华大人生了1500多个孩子,出生?#27605;?#22522;本控制住了?#20445;?#27754;建透露,华大人中也发现了几个早期肿瘤病人。“一位最终去世的,他从华大离职后,去了另一?#19994;?#20301;。对方发现他有肿瘤,就不要他了。华大把他收了回来,他通过数据分析为自己?#19994;?#20102;靶向药物,延长了他的生命。”

  人为什么一定要活那么长?汪建的答案是:“活着才是硬?#35272;懟!?/p>

  聊了宿命的话题,想委婉地提醒汪建,活到120岁这个目标放在心里就好,又何必非要说出去。但汪建语气平静:?#20843;?#21629;就宿命,有什么关系?很多人为了活着而活着,有的人是为了有意义的活着而活着。”

  来源:中国企业家网


为您推荐

栏目?#24049;?/p>

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走势